夏木依森

一个慵懒的人,不喜嘈杂,不喜欢闹,只喜欢一个人静静地躲在角落里,看着自己喜欢的书,听着自己喜欢的音乐,偶尔泡上一壶香茶,享受一下光阴,这,就是我。

凤鸣来栖

风鸣来栖
四月的季节,
独忘了春日的曦光。
幽远的湖畔,
吹来了清凉的晚风。
风来,
那染了晚霞的夕阳下,
凤鸣,
那隐了朝雾的青山旁,
我独饮一杯咖啡。
你来的分秒不差。
谈笑间,往事如烟。
你说那天边的云彩真好看。
我说这相聚的片刻才最真。
婉转的小提琴曲,
芬芳的丛中花儿,
人生在世,如凤栖树。

想要用这抹明媚涂饰黯淡。
想用这缕月光塞满心房。
想用这忘忧的酒,
解了这一杯的忧伤。
人啊,哀伤没有道理,却想着牵强笑意。
这世间的模样,大抵没了初生时的真。
别看那孩儿只会哭闹,
他却是最纯真的生。
何苦长大后,笑非笑,哭非哭。
人成了这副模样,谁又能说这是进步还是倒退?
是万物生长,还是物种退化?
最后,我们又活成了谁的模样?
那镜中的自己,是真的吗?
痛苦像藤蔓般纠缠。
悲伤总是来的猝不及防。
这世间的人儿,就是那泥人儿。
在女娲的手里捏成了形,
在岁月的冲洗下,化作了土。
饮了这口小酒。
那月已亮堂。
呵,好一个醉生梦死。
好一个自欺欺人。
愿千帆归去,此生无憾。

关于为什么辞职的那点儿事。

有太多的理由想走,有太多的理由害怕离开。
任何一个想离开这份工作的人,至少在这份枯燥的工作上挣扎了好些时日了。这种感觉就像自己在黑夜中步行一样,看不到前方的路,只见得远方依稀有点弱光,拼命走去,却发现那光芒是那样的远,黑夜中看不到路,更模糊了自己,连自己是怎样的也不知道,就这么走着,像行尸走肉,可怕的骇人。后来才发现自己根本不想这样,于是,鼓起了最大的勇气,选择了离开,只是为了给自己多一点希望。

君之名,犹吟在耳

不懂清晨早起时,眼角的泪珠是何故。

不知昨夜风雨中,庭院几多枫叶落下。

思绪缠绕如结绳,胸口莫名隐约作痛。

我是否忘记你的温柔?

我是否忘记你的笑靥?

在某日晨曦的沐浴下,我决定踏上追寻你的旅途。

交错的铁道,不知伸向何方,匆匆而过的列车上,满载着我的愁绪,那终点是车票上没有标注的远方。

穿越拥挤的人潮,翻越高耸的峰峦,在夕阳橙黄色的余晖下,我再次听到你的声音。

在流星划过的夜晚,用马克笔小心地写下你的名字,回过神来,泪流满面。

啊,你……是谁?

攥紧手心,泣不成声,捂住胸口,那是揪心的痛。

君之名,犹吟在耳。


有太多的苦痛是选择埋藏在心底,不是不说,只是怕一旦说出来,忍不住崩溃而已。

有时候,无奈才是常态,我们做着一眼就能看到未来十年的工作,不断重复过去,将就未来。

不是因为没有抉择的勇气,只是没有选择的余地。

不得不,叹息了很久,最终得出的,就只是这个。

夜半微凉,耳欲私语,君知我否?在河之洲。

【推荐应用】夏木依森 for android,下载:lingbl.lofter.com/app

不才,写了点连载,望得诸君喜好。
http://book.sfacg.com/Novel/54771/

如鲠在喉

    每一次颓靡,都是一次对现实的无奈。无数次的想起,如果,那个高考的夏季,有不一样的选择,会不会迎来不一样的今天,或者明天。厌倦了一次次竭尽全力而一无所获,不知何时,追逐梦想的心,变得疲惫,变得不堪。也许,时至今日,我依旧没有想明白自己究竟想干什么,想做什么,迷茫,是走不出的黑森林,沉浸在无边的黑夜里,暗自哭泣,抑或,只是无奈。

    从离开家乡的那一刻起,便决定了,此生宁可拼搏前进,也不能安于现状,许久才明白,能够在家中待一待,看一看,是那么的不易。出来久了,想回家,而我却没有时间。...


再一次无力地感受到,活着真累。

1 / 10

© 夏木依森 | Powered by LOFTER